CrownheadM

跟我一起空想粮会比较开心
改名啦!我是克朗!小王冠/硬币,假装自己很可爱((

 

【不明】小钢琴家

  #暑假里写的征文,略有修改。一直在想要不要打上TAG,毕竟感觉独立出来也完全可读……但还是希望能发在这里啦。萨列里睫毛的颤动,脸上流露出来的罕见而纯粹的欣喜,我写的时候想的都是第一次看法扎时关注的FLO。希望你们喜欢👌

小莫扎特不安地往窗外望去。雨下得实在很大,他所熟知的世界显得阴沉而泛黄。规矩的夫人先生们在这时绝对不会待在外面,所以空旷的马路上绽起朵朵银花,水雾在低一点的地方翻卷升腾。他漫不经心地将手指砸在钢琴键盘上,困倦之中,谱子上的音符在他的眼中扭曲成小蝌蚪。他眨眨眼睛,想起萨列里老师练习时严厉的面孔,轻叹一口气,移开了手臂。小莫扎特本来就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很难把他在钢琴凳上摁住,让他双眼死盯乐谱;更别说这时,外面越来越恼人的雨声听起来像罗森博格先生用鞋跟猛踢地板。他学了一段日子,但集中注意力总是很困难。母亲的眼眶总是泛红,先生的表情总是刻板,他只是希望音乐能给他们带来快乐——就像他父亲所做的那样,人们总是说。父亲也会为雨声而焦躁吗?
    
他跳下凳子(腿还够不着地),试图掩上厚重的窗帘,但他的小手臂实在太短了,在空中抓了几下只得作罢。他爬到窗边,将头倚在窗沿上,把目光投向白色的雨幕。房间里一切胡萝卜花和蓝色鸢尾的图案更提醒他不下雨时维也纳花园里的灿烂美好,小莫扎特垂下眼睛,不满地嘟起了嘴。“噢,上帝,”他忽然抬起头,“至少——快让这雨声停止吧!”

五分钟过去,老天不见动静,银色圆珠依然在路面上跳动,滴答滴答,其中一小粒蹦进他的眼里。他使劲揉了揉眼睛,慢慢回到自己的钢琴位置上,发了一会愣。父亲总是给人们带来快乐,他想。他换下正在练习的琴谱,拿出最喜欢的父亲的旧谱。事实上,父亲在他出生的那一年离世,他并未有机会将那张脸保留在心里。但他们之间有联系。至少他相信是这样的。父亲的曲子听起来优美活泼,比起先生布置的曲子,他会花下更多的时间练习,弹起来也意外地好听。那么,在这个阴郁的雨天,他要怎么做? “哎呀,”他说,“我要用父亲的音乐盖过大雨。”

他开始弹奏。刚开始显得很不熟练,手指不知所措地磕碰着彼此,找到正确位置都是困难的事情,这更像是呆板的打击乐。但很快,小莫扎特就找到了状态,他的心砰砰跳着,为自己的进步感到愉悦。下一个音是什么,需要停顿多少时间——这下好像都成了他血液中的一部分,他生来就知道该怎么做。接着,不出意料,音乐开始复杂起来——灵活的跳动,舒畅的线条,其中融合着雨水的湿润和泥土的腥香。他很快就忘了窗外逐渐淅沥的雨声,他的乐声显然更胜一筹——在一个宽敞、明亮的世界里,即使闭着眼都能完整演奏的音乐。即使这片音乐声中被降下黑暗,底部依旧能升起柔和的小光点,作为夏夜里的萤火虫,烛火倾斜出的温暖;潮湿确实能让人昏昏欲睡,但是他灵动的指尖却能把这种睡意柔和成飘渺的轻抚。一个安睡着的小男孩,周围回荡着若有若无摇篮曲,在闪烁着星点的黑色河流中顺流而下——但温柔不总是主调。小男孩——一个快活的音乐精灵——会从梦中醒来,在黑暗但不孤独的世界里漫步,脚边生出发亮的鲜花,追逐着前方幽幽的光点,跳跃并咧嘴笑,踢得脚尖小皮鞋都要掉。银白色的雨点落到他的鼻尖上,一个微润的符号,一个新的暗示——这意味着更多的玩乐和自由,银色的雨丝先是连成命运女神的丝线,孩子们可以牵着它荡秋千。没有必要挡住这宁芙的恩赐,谁会想呢?之中不乏稍有粗鲁意味的大颗雨珠,啪嗒一声在孩子柔软的头发上开裂,小莫扎特只会把这当成上天的淘气呢。在一个银亮亮的平静的世界里,在一片雨声中, 那小男孩继续笑着跳着,每一步都踩着一个发光的节拍,头顶上则是悄悄从云层后探出的万世星辰,雨水没过他的膝盖,他毫不气馁。很快,那河流又流动起来,这里的气流都充斥着奇妙的甜丝丝的味道,浮动的水面上,他真能看到自己开心的脸和背后一闪一闪的星星们呢。

除了他的想象还有更多——此时外面是怎么样都已经不重要了,小钢琴家坐在他的生命之光前深深沉醉,除了那些星星——那些仲夏夜里熟睡的仙子们和淙淙的溪流——他的眼前出现的是一个阳光午后,客厅茶会中的慵懒人们。远离雨水和聒噪,或真或假,每一个认识他的,会叫他“小宝贝”的人,蕾丝边和柔软的衣料衬着他们满溢着笑容的脸庞,甚至萨列里老师也是,他的笑容看上去纯粹而收敛。但让他着魔般走了过去的是最角落里的父亲,母亲眼神示意,含着笑将扇子指向那个地方,父亲挺直后背,看上去甚至比他还要更孩子气,更开朗,温和地弯下身来向他伸出手。“弗朗索瓦。”“孩子,到这边来。”“小莫扎特——先生。”    

半掩着的门突然被推开,小莫扎特吓得一抖,双手悬在半空,惊奇地看到萨列里表情异常地注视着他的曲谱。他忽然意识到现在雨下得有多大,城市的尖叫声足以刺破耳膜。不论音乐会构造出多么美好的幻境,现实似乎总会暴露出它真实的一面。

 他看到那张不常流露出感情的脸上的激动,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弹得太坏,萨列里又要发起火了。那张钢琴凳又显得硌人起来,他慢慢下来,紧张的将双手背在身后,眨巴眼睛仰望出了神的萨列里。

“萨列里老师?”他不确定地轻声说,眼神流露出小男孩的期待。

钢琴老师深深叹了一口气,把手放在小莫扎特头上。“你刚才弹得很好。”他生硬地收回手,恢复了他平常的表情,“《小星星变奏曲》。至少比我给你布置的曲子要好。”

小男孩松下肩膀,好奇心让他忽地抬起头。

 “萨列里老师,你认识我父亲吗?”

  “…...我认识他,弗朗索瓦,所以我会来教你。”

  “那么,”那孩子又笑了,“他一定很喜欢你!他一定常常找你出去玩。他一定常常弹奏你的曲子,对不对?你真是个大好人,萨列里先生。我会成为像他这样的人吗?”他的眼睛里确实和他父亲那样流光溢彩。

 萨列里沉默许久。雨继续下着,他想今晚只能留宿了。

“你会的。”他说,小莫扎特注意到他睫毛轻微的颤动,“毕竟,你是星星的孩子。”

  13 2
评论(2)
热度(13)

© CrownheadM | Powered by LOFTER